言言言言言迟迟

非常辣鸡的章娘和非常不成熟的写手

七夕要和你一起过!

以后所有的节日都和你一起!

甜了甜了QwQ

关于我们仍然在相爱这件事,我们谁都没有提起。

“这是一个秘密,不是吗?”影帝冲金主调皮的眨了眨眼。

金主看着他的小情人笑了:“谁说不是呢?”

金主和小情人认识六年了。第一次见到他是在某家高级会所,金主不知怎么就和正端盘子给人送酒的小情人对上了眼。

会所两端,一眼万年。

金主觉得自己看到了爱情,金主办事从不拖沓。

然后金主向爱情表了白。

爱情本人十分懵逼以为金主要包养他于是不明所以的答应了。

后来小情人进军演艺圈,金主就帮他找资源,给各个剧组投资,财大气粗,毫不手软。

小情人欣然接受,金主既然包养自己那么做这些是应该的。

金主也非常快乐,他觉得自己为自己的小甜甜做了很多让小甜甜很高兴。

两个人的脑电波根本没有连接,却奇异的沟通无障碍。

...可能这就是爱情吧。

爱情本人非常真实不做作,他想:金主包了我,还给我投钱,我就要做好金主的要求。从头到脚,由内而外,生理需求,日常应酬。

所以在床上,绝对是金主说脐橙小情人绝不后入。乖得一批,金主就总忍不住对人亲了又亲,啃了又啃。

是什么时候解开的这个美妙的误会呢?

一次偶然金主撞到小情人跟人约会那人还是金主他妈。

金主的脑回路从来和常人不同。

所以回去后金主十分委屈的审问小情人:是我不好吗为什么要出轨还是我妈嘤嘤嘤

小情人更委屈:出个屁轨,你妈说给我一千万让我离开你呢,何况你是包养的我哪来的出轨

金主不委屈了,金主懵了:不是谈恋爱吗,我当时真情表白你答应了啊,我哪里提过包养,还有我妈你不许答应,不许你离开我!

小情人忽然笑了:好好好不答应不离开你。他才明白是当时理解错了,两个人蹉跎了五年,小情人都成了影帝,金主依旧傻白甜。小情人笑着说:“没事,就是谈恋爱,我们继续谈,一直谈下去。”

这会儿金主只有一个念头:我的小甜甜笑起来真好看啊

反应过来,金主又有顾虑开始碎碎念:千万要藏好我的小甜甜不能让媒体知道打扰他他还要继续发展呢不能让他不高兴...

已经是影帝的小情人看着金主的样子又笑了,向金主调皮的眨眨眼:“这是一个秘密,不是吗?”

金主也笑了:“谁说不是呢?”

关于我们仍然在相爱这件事,我们谁都没有提起。

对啊,毕竟心知肚明。


甜文挑战?

他死在我离开那年的冬天。

我就那么直直的,眼都不眨的看着他被车撞出去,落地。只一瞬间,人就没了气息。我没一点难过,反而想:啊,他终于来陪我了。

不知道他死后看到我是什么样呢,会不会很高兴啊,毕竟我真的爱到死都不放过他。知道已经发不出声音,却还是笑了。

寒风依旧刺骨,他的尸体早就被带走,空荡荡的街上,一个人寂静无声的等,等着他找到我。

我早就死在离开那天的飞机上。

一个人的时候可能都喜欢回顾过去,我想起了第一次见他的情景,不是在20岁时的酒吧,也不是30岁的相亲,是在很早之前,在他们都是半大孩子的时候。

大雨滂沱,放学的学生慢慢散尽,躲在学校门廊下的学生寥寥无几,我是一个,他莽莽撞撞的拎着伞跑出来,可能是雨色撩人吧,是很俗套的开场白,但我至今忘不了他说话时的神情。即使我早已死的不能再死,也还记得那个笑容和那句“同学,你要伞吗?我的给你啊。”

后来记起这件事还是因为在遗物里看到那把伞呢。

懵懵的被塞了一把伞,连这人叫什么几班的都不知道,后来忙忙碌碌的,就忘了他。然后就是平常的生活,20岁生日,被室友几个怂恿去了酒吧,什么都没发生,几个人喝酒蹦迪浪到飞起,只有自己滴酒不沾,废话,沾了的话一帮醉鬼睡大街啊。最后连拉带拽的把一群人拖起来,在酒吧门口看见了他,没认出来,只记住一双似乎含着光的眼睛。

真好看啊,我这样想。

一转眼就大学毕业,勤勤恳恳的考上公务员,每天朝九晚五艰苦的讨生活。家里长辈开始不停催婚,也试着谈过几次恋爱,男男女女都有,但是没有一个动心的。三十岁的新年,母亲终于忍无可忍,带人去相亲了。

正式的第一次见面,竟然是在相亲上,有够惊喜。

一下就看对了眼,两人一拍即合,几个月后就去扯了证。大概是日子过得太顺了,两个人开始起矛盾,你看不上我精细,我不喜欢你随性。好吧,一气之下要离家出走,现在想想真是有够幼稚,三十出头的人了,还像个孩子一样闹情绪。但是就那么刚好,飞机失事,是我乘的那一架。

我就那么死了。

消息传到他耳朵里,他表现的及其平静,我当时还嫌弃他冷血无情,好歹是几个月的枕边人,一日夫妻百日恩,他却一点不念情分。现在想来,他可能在那时就想来陪我了。

我没有进地府,也没有人来勾我的魂。我就跟着他,看他处理我的遗产,为我整理遗物,找火葬场,定墓碑。一点儿都不慌乱,一切被他处理的井井有条。看得我十分欣慰:真好,这是我看上的人。

他看到了那把伞,愣住了,忽然又笑:“原来是你呀。”语气之宠溺,让人为之心肝一颤。

说实话,关于那把伞,我只记得一个笑容一句话,原来是他给的,不禁想感叹:缘,真是妙不可言。

一个月后立冬,他去给我上香,摆了一束我叫不上名字的花,花很好看,淡丽静雅。我无声鼓掌,为他难得的品味上线。

后来就到了他死的那天,大雪纷飞寒风刺骨。他救人,一个小女孩,长得精致可爱,跑到马路中央玩雪,迎面就是一辆车。

他用一条命救了一条命。

他死时,眼睛里似乎含着光。

他找到我了。

我冲他笑,用口型对他说:“周先生,要不要和我来个鬼鬼情未了?”

他终于死在我离开那年的冬天。


关于我自己的一些

为森摸我没有可爱的小粉丝?为森摸没有靓丽选手在线陪我GG?对自己提出发自灵魂的拷问,然后对着自己二十字的更新哀叹:)科科,今天也没有写文

是师父父留的作业呀(⁄ ⁄•⁄ω⁄•⁄ ⁄)

520今天实在开心

被喜欢的人表白
还有转发抽奖抽到了
开心

安迷修生日快乐啦!



(但是还是要懒成一团

【叶all】别说话,别吻我1

2.
  是不是该回家看看了?上次叶秋说妈妈病了,不过应该是假的;他还说爸想我了,科科,不存在的;小点死了吗?不太可能。不过还是想回家啊,十年了。叶修不由的开始神游。回去吧,明天就回去!他拿定了主意。
3.
  意外总是在这种时候发生的。
4.什么东西。叶修表情冷漠的看着砸碎了玻璃落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的不明生物,宾语很长,可是是事实。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再也回不去了。他盯着地上的玻璃不说话。地上的奇怪生物爬了起来。叶修一看,乐了:这小东西,又像猫又像兔子,耳朵长尾巴也长,就是毛绒绒的像只萨摩耶。
5.
  奇怪的小东西,叶修盯的那小东西有些发悚。